抢跑“共享出行第一股”,“小而美”的嘀嗒背水一战?

自媒体 2140

2020年10月8日,嘀嗒出行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上市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众所周知,网约车的战火从未停息,嘀嗒抢先滴滴成为顺风车第一股,共享出行市场火药味十足。

嘀嗒出行作为拼车手机软件,提供出租车、顺风车出行服务。据悉,按经调整净利润计算,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已实现盈利。此次上市,在共享出行市场上掀起一波风浪。背水一战的嘀嗒,能否在巨头眼下夹缝求生?

避重就轻,“顺风”翻盘

据了解,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而滴滴此时早已在赛道上跑得热火如荼,嘀嗒创始人宋中杰看到了顺风车带来的各种效益,所以在成立之初就选择了垂直细分领域的顺风车业务作为经营模式。与当时发展迅猛的滴滴相比,这种经营模式让嘀嗒有了生存可能。在2018年“空姐遇害案”之后,滴滴顺风车饱受舆论质疑,业务被下架整改。嘀嗒就抓住当年的流量空挡,抢占了顺风车市场。

众所周知,顺风车模式是“真顺路,低定价“,平台不必要向车主、乘客提供大额补贴,只需从中获取低额服务费,实现盈利。据悉,2019年嘀嗒顺风车业务毛利率高达83.1%。

在当时出行市场,仅靠顺风车业务无法满足嘀嗒的野心,2017年嘀嗒开始寻找一个新的业务方向,选择了出租车业务。共享出行在此时已渐渐占据出行市场,出租车市场陷入困境,嘀嗒出行选择开拓出租车市场就必须完成市场需求侧的整合和供给侧的改造,与多方合作,嘀嗒在出租车网约服务做出了转变,但冰冻非一日之寒,嘀嗒出租车网约市场并无太大起色,至今仍未实现盈利。

在江湖老刘看来,嘀嗒出行从成立之初慎重选择经营模式,“小而美”的嘀嗒在顺风车路途上“顺风”翻盘。但要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并非易事,出租车网约车业务作为填充事业本应如火如荼,但事与愿违,发展得并不尽人意。自身护城河不稳,嘀嗒的顺风车之旅,能顺利开向港交所吗?

巨头围剿,背水一战

尽管核心的网约顺风车业务稳居市场前列,但嘀嗒仍面临许多挑战。嘀嗒在招股书中提到:“我们预期,来自市场上现有竞争对手及新进入者的竞争将会持续,而该等竞争对手及新进入者可能成熟并拥有更多资源或其它战略优势。倘我们无法预测或应对该等竞争挑战,我们的竞争力可能会减弱或无法提高,而我们可能会增长停滞或甚至收益下降,这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嘀嗒提交的招股书依然成为点燃战火的导火线,最大的竞争对手非滴滴莫属。据了解,滴滴重启了快的的品牌,并定位在出租车业务,这无疑对嘀嗒是个重大的挑战。双方极其相似的经营业务,但是滴滴是网约车行业独角兽,涵盖出租车、快车、顺风车货运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并围绕无人驾驶、汽车后服务等产业链上下游进行布局。

不仅如此,滴滴新推出的花小猪打车则定位年轻用户市场。用户可以通过完成多种简单任务领取奖励,将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为用户节省出行成本。涵盖顺风车业务与出租车网约车业务的嘀嗒在比较之下就黯然失色。

其它互联网公司也在涉足网约车服务,阿里巴巴的高德地图与哈啰出行也不容小觑,阿里已经完成多方位的出行领域布局,其网约车哈啰单车入驻城市360多家,顺风车入驻城市300多家。美团电单车正在加足马力。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7月初,美团两轮事业部宣布其电单车日订单已突破200万,相比6月涨了一倍。

在江湖老刘看来,网约车市场换新迭代,市场不断提高对各大平台的要求,嘀嗒竞争对手本就强劲,此次抢先投递招股书必然会遭遇竞争对手的反攻。不管是从现金流、产业链、知名度,还是用户、车主占比度,嘀嗒都不占优势。巨头围剿,夹缝中求生,嘀嗒是时候背水一战了。

投诉堆叠,安全隐患

据媒体今年2月份报道,嘀嗒出行方面就曾因违规而收到监管部门罚单,予以15万元行政处罚。而招股书显示,有关嘀嗒出行的顺风车平台累计曾接获77宗行政罚款,每宗罚款金额由5000元至30000元不等,合计约207万元。

除了资质的隐患,嘀嗒出行用户也是投诉不断,江湖老刘在黑猫投诉平台中输入“嘀嗒”出行,投诉量多达5436条。有乘客投诉称“司机一直在路上尬聊,还进行人身攻击道德绑架,向平台反馈以后客服还在帮司机说话,说司机临时有问题 为什么乘客要承担司机临时有问题还没有赔偿?”

曾经滴滴顺风车遇到的问题,在嘀嗒出行中也普遍存在,只是目前经报道的事实不像滴滴那样触目惊心。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知悉,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2017年3月23日凌晨3点30分左右,受害人胡某通过嘀嗒的软件平台约乘由被告李某驾驶的奥迪汽车。从酒吧驶向受害者住所后,被告人李某停下了车,利用受害者的醉酒不清,用力拥抱并亲吻了坐在车上副驾驶位置的受害人,抚摸受害人的大腿并进行了一系列不法行为。在受害人胡某下车后,他跟随受害人到其住所,在受害者房间外的走廊上强行亲吻并拥抱受害者,强行闯入受害者房间,当受害者打开手机视频拍摄时,被告人李某才放弃离开。2017年4月19日,被告李某被公安机关逮捕。

在江湖老刘看来,嘀嗒出行还存在着诸多问题,被曝卷入诉讼,接受行政处罚多达207万元,乘客和司机的投诉堆叠,在未来将会面临更多的壁垒。除此之外,网约车最重要的安全问题也是嘀嗒的重大威胁,滴滴就是前车之鉴,而对嘀嗒而言,司机和车都不属于嘀嗒,双方不存在资本关系,不加强管理,发展越快,危险越大。

嘀嗒出行欲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仅靠顺风车和出租车,又该怎样讲好新故事?自身问题频出,巨头围剿,这些都是嘀嗒所面临的难题,顺风车能否“顺风”上市?我们拭目以待。

江湖老刘,TMT行业观察者,知名IT评论员。

    喜欢 ( ) or 分享